中國企業稅收負擔報告

時間:2019-10-18 01:42來源: 作者: 點擊:
編者按:減稅降費是降低企業成本、激發經濟活力的重要舉措,為了能夠清楚、正確地認識我國企業的稅收負擔問題,本報告結合稅收理論,提出準確的衡量企業稅收負擔的指標和測算方法,并從企業整體稅負、增值稅、所得稅等多角度分析我國企業稅收負擔的分布,以...
baidu
百度 www.xxtsmc.live

  編者按:減稅降費是降低企業成本、激發經濟活力的重要舉措,為了能夠清楚、正確地認識我國企業的稅收負擔問題,本報告結合稅收理論,提出準確的衡量企業稅收負擔的指標和測算方法,并從企業整體稅負、增值稅、所得稅等多角度分析我國企業稅收負擔的分布,以此希望對我國企業稅收負擔問題有一個科學全面的認識。總體結論如下:

  1.2008-2017年企業總稅負呈先上升后下降趨勢。各年企業總稅負均在20%以上,2012年總稅負最高,達到26.98%,2017年降為24.80%。大型企業總稅負相對較高,小型企業總稅負偏低。

  2.2011年以后,企業平均增值稅稅負在15%左右,小型企業增值稅稅負最高,大型企業最低。

  3.企業所得稅除2013年以外,所有年份企業所得稅負擔均低于20%,2017年所得稅負擔平均值為18.48%,比2016年下降了0.88個百分點。大型企業所得稅負擔最高,其次是中型企業,最低的是小型企業,三類規模企業所得稅負擔近三年呈下降趨勢。分所有制類型看,國有企業的所得稅負擔最高,高于私營企業2~3個百分點。

  4.企業總稅負、增值稅稅負、所得稅稅負在不同所有制企業和不同行業間差異較為明顯,但整體分布較為均勻。

  5.我國納稅人主體主要是企業,為完善稅制,可逐步提高直接稅比重。

  第一部分 2008-2017年企業總體稅收負擔分析

  企業總體稅收負擔是相對于企業在一定期間繳納總稅款而言的,用企業支付的各項稅收除以企業增加值衡量。企業支付的各項稅收反映企業按規定支付的各種稅費,包括消費稅、營業稅、關稅、土地增值稅、房產稅、車船使用稅、印花稅、所得稅、增值稅等。總稅收負擔率的計算公式如下:

  企業總稅收負擔率=企業實際繳納總稅款/企業增加值

  不少研究者在測算企業稅負時,選擇企業利潤作為分母,但除了企業所得稅,增值稅、消費稅等稅種的稅基并不是利潤,在企業盈利水平下降時,以利潤為稅基會大大高估企業稅負。還有的研究者采用銷售收入做為分母,但是企業銷售收入與企業經營形式密切相關,例如,物流企業的銷售收入明顯高于研發企業,但卻不能得出前者稅負低的結論。

  稅收負擔分子項,企業實際繳納總稅款由本年度支付的企業所得稅、增值稅、營業稅金及附加等衡量。稅收負擔分母項,企業增加值采用收入法計算,計算公式如下:

  企業增加值=固定資產折舊+勞動者報酬+生產稅凈額+營業盈余

  其中,生產稅凈額=營業稅金及附加+增值稅,勞動者報酬=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應付職工薪酬本年變化值,營業盈余=企業營業利潤。

  不少研究者認為,增值稅屬于間接稅,它能夠轉嫁,因此不能算作企業稅收負擔。但是,稅收理論研究認為,所有的稅收均能轉嫁,并且根據哈伯格一般均衡理論(Harberger,1962),市場上各種商品和要素的價格供求是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的,某種商品或要素的價格發生變動,會影響到該商品和其他相關商品的供求關系。因此,其復雜性導致要界定每種稅的轉嫁程度成為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此,本文認為,在研究稅收負擔時不能考慮稅收轉嫁問題。

  本文在選擇企業樣本時,盡可能兼顧企業樣本的豐富性和指標的完整性,為此,選擇的樣本為2008-2017年CSMAR數據庫中滬深證券交易所A股上市公司(不含連續三年出現ST的上市公司)。

  為詳細分析企業稅負,下文具體分析不同企業規模、所有制類型和行業類別的企業稅負情況。企業規模的劃分,按照總資產規模對樣本企業排序,從小到大劃分為前40%小型企業、20%中型企業和后40%大型企業。企業所有制類型劃分為中央國有企業、地方國有企業、集體所有制企業、外資企業、私營企業以及其他類型企業6大類。

  1.1、企業平均總體稅收負擔

  根據總稅負計算公式,本報告對2008-2017年企業總稅負進行測算。表1.1為企業各年份樣本量與總稅負的平均值和中位數。圖1.1為企業總稅負的變化趨勢圖。

  從表1.1來看,企業總稅負自2012年后處于下降趨勢。各年企業總稅負均在20%以上,2012年總稅負最高,達到26.98%,2017年降為24.80%。

表1.1 2008-2017年企業總稅負

稅屋提示——被遮擋部分為“23.41”

  注:剔除總稅負存在異常值的樣本,包括總稅負值小于或者等于零的樣本以及大于或等于1的樣本。在此基礎上,進行0.5%的截尾處理。下同。

  圖1.1顯示,2008-2017年企業總稅負整體呈先上升后下降趨勢。2017年平均總稅負相比2016年下降1.87個百分點。從分布上看,企業總稅負各年平均值均大于中位數,樣本右偏,說明樣本中高稅負企業所占比重較大。

圖1.1 2008-2017年企業總稅負

  1.2、分規模企業總體稅收負擔

  按一定規模劃分標準,將上市公司分為小型企業、中型企業和大型企業。圖1.2是不同規模企業2008-2017年的總稅負情況。

  橫向比較看,大型企業總稅負相對較高,小型企業總稅負偏低。從時間趨勢上看,2012年前不同規模企業總稅負波動明顯,大多呈上升趨勢;2012-2017年大中型企業總稅負下降,小型企業2013年之后略有上升、之后呈現下降趨勢。

圖1.2 2008-2017年不同規模企業總稅負

  1.3、分所有制企業總體稅收負擔

  企業所有制類型分為中央國有企業、地方國有企業、私營企業、外資企業、集體所有制企業和其他企業。表1.2呈現的是2008-2017年不同所有制類型企業的總稅負分布情況,圖1.3是不同所有制企業之間的歷年趨勢對比圖。

表1.2 2008-2017年不同所有制企業總稅負單位:%

稅屋提示——被遮擋部分數據為“24.71”

  從表1.2和圖1.3可看出,橫向比較來看,外資企業平均總稅負最高,地方國有企業次之,集體所有制企業最低。時間趨勢上看,除其他類型企業,集體所有制企業和外資企業總稅負各年份波動較大,其余類型企業基本處于24%-27%上下波動。

圖1.3 2008-2017年不同所有制企業總稅負

  1.4、分行業企業總稅負

  行業分類按照《上市公司行業分類指引》(2012年修訂)的標準劃分。表1.3是2008-2017年各大類行業企業總稅負情況,圖1.4是2017年各大類行業總稅負情況,圖1.5和圖1.6展示的是2008-2017年各大類行業總稅負變化趨勢。

  根據表1.3,各行業、各年度之間的總稅負差異較大。房地產業與批發零售業相比于其他行業總稅負較高,均值均在30%以上;采礦業和建筑業次之;制造業基本處于25%水平上下波動;農林牧漁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以及信息傳遞、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總稅負相對較低,均值低于20%。

稅屋提示——被遮擋部分數據為“19.85”和“23.10”

表1.3 2008-2017年各行業企業總稅負單位:%

  注:行業類型按照《上市公司行業分類指引》(2012年修訂)的標準劃分為:A農林牧漁業;B采礦業;C制造業;D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E建筑業;F批發與零售業;G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H住宿和餐飲業;I信息傳遞、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J金融業;K房地產業;L租賃和商務服務業;U其他綜合類行業。下同。

  從圖1.4可以看出,2017年各行業之間的總稅負差異十分明顯。房地產業總稅負最高,為44.06%;采礦業次之,為31.22%;批發零售業、建筑業和制造業總稅負水平相對較高;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信息傳遞、軟件、信息技術服務業和農林牧漁業總稅負較低,均低于18%。

圖1.4 2017年各行業總稅負

  圖1.5和圖1.6展示了2008-2017年各大類行業總稅負的變化趨勢。其中,圖1.5為企業總稅負較高的行業,圖1.6為其他稅負較低的行業。

圖1.5 2008-2017年各行業企業總稅負(較高)

  根據圖1.5,房地產業平均總稅負最高,圍繞45%波動;采礦業、批發零售業整體變化趨勢一致,平均總稅負在30%左右;建筑業自2014年起呈下降趨勢;制造業和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變動趨勢一致。

圖1.6 2008-2017年各行業企業總稅負(較低)

  從圖1.6可以看出,農林牧漁業總稅負最低,自2011年后波動明顯;租賃和商務服務業、金融業總稅負較高;信息傳遞、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和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總稅負波動較小。

  1.5、企業總體稅收負擔差異性分析

  稅收經濟效率原則要求政府課稅對市場經濟運行產生扭曲所造成的福利損失最小化,而企業之間的稅負差異會導致效率損失。在稅負差異的驅動下,勞動、資本、土地等生產要素會從高稅率企業流向低稅率企業,產生資源錯配,從而降低整個產業對生產要素總體的利用效率。為此,我們需要計算企業稅負的差異性。

圖1.7 2008-2017年企業總稅負離散程度

  圖1.7表示2008-2017年企業總稅負的離散程度,整體而言,企業間總稅負分布較為平均。從該圖可以看出,企業總稅負平均值略大于中位數,說明在所有樣本中高稅負企業所占比重較大,但兩者差別較小,企業總稅負分布相對較為均勻。從總稅負的最值看,各年份最大值均在70%以上,遠遠高于平均值,而最小值基本為零,因此可將最值視為“離群值”。從總稅負的標準差看,各年份變化不大,基本維持在0.14左右,且由于上述“離群值”的存在,大多數樣本企業的總稅負差異被高估。

  1.6、小結

  從整體企業總稅負來看,自2012年后處于下降趨勢。各年企業總稅負均在20%以上,2012年總稅負最高,達到26.98%,2017年降為24.80%。分企業規模看,大型企業總稅負相對較高,小型企業總稅負偏低;2012年前不同規模企業總稅負波動明顯,大多呈上升趨勢,而2012-2017年大中型企業總稅負下降,小型企業2013年之后略有上升、之后呈現下降趨勢。分所有制類型看,外資企業平均總稅負最高,地方國有企業次之,集體所有制企業最低;集體所有制企業和外資企業總稅負各年份波動較大,其余類型企業基本處于24%-27%上下波動。

  分行業類型看,房地產業與批發零售業相比于其他行業總稅負較高,均值均在30%以上;采礦業和建筑業次之;制造業基本處于25%水平上下波動;農林牧漁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以及信息傳遞、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總稅負相對較低,均值低于20%。從變化趨勢上看,多數行業總稅負變化幅度不大,2015-2017年下降較為明顯。從離散程度看,企業總稅負的標準差較小,在企業間分布較為均勻。

捷稅寶稅收優惠政策平臺(www.xxtsmc.live/)收集,為稅收產業相關商業資訊,僅供參考,文章內容和圖片均采集自互聯網,不代表本平臺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薪資個稅籌劃方案  

  勞務個稅籌劃方案  

  企業所得籌劃方案  

  企業分紅籌劃方案  

  股權轉讓籌劃方案  

黑龙江福彩网p62